跳到主要内容

对自己做一个实验:记录意识流

目录

Aesthetic landscape with a psychedelic mirror in the middle, color contrast between the middle and outer –ar 16:9 –c 10 –style raw
Aesthetic landscape with a psychedelic mirror in the middle, color contrast between the middle and outer –ar 16:9 –c 10 –style raw

#

每当写完笔记或者读完文章,我都会打开 空当接龙玩两把。最近才意识到,这是我在 NZ 读书时养成的一个习惯。

那时每逢假日,或者考完试,写完 essay,都会去 Sky City 玩几把二十一点(Black Jack)。每次就换 20 纽币,折合人民币 80 多元。如果运气好,可以玩半天,运气差的话可能就两三轮。

前几天 看我玩空当接龙的时候,问我为什么明明可以直接一步结束了,却要增加几步,把牌码整齐。

在他问我之前,我还不知道原来自己会下意识的有这种动作。

#

佛教思想中有两个概念,业力习气

业力,是由个人的思想、言论和行为产生的动力,可以跨越生死,影响一个人的命运。它是佛教中因果法则的一个重要方面,即个人的行为(因)会产生相应的结果(果)。简单地说,善有善报,恶有恶报。

习气,则通常被理解为一种习惯力或习惯性行为,是个体在长时间内通过重复行为而形成的倾向和习惯。它可以是良好的,也可以是不良的。良好的习气可以导致积极的结果,而不良的习气可能会导致消极的结果。

那么我玩空当接龙时要把牌码整齐的下意识动作,到底是属于业力还是习气呢?

我个人的观点是更偏向于习气,是我开始学习玩扑克、麻将时就养成的一种习惯。

#

之前在 《用 Heptabase 实践间歇日记》《用间歇日记对治负面情绪》中我介绍过间歇日记,这个记录的习惯我从去年的 9 月一直坚持到现在。

通过这两三天的整理,慢慢发现了一些端倪,只是还不够明确。

为了弄清楚我自己在日常生活中到底会表现和不经意间流露出哪些业力和习气,我决定干脆对自己做一个实验 —— 记录我的意识流。

通过记录一段时间的意识流,或许可以更清晰地了知,就算最终的结果不尽如人意,也能有三点好处:

  1. 了解自己的禅修功夫到了哪一步;
  2. 清理头脑中的垃圾;
  3. 更好地认识自己、了解自己。

#

意识流的记录,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很难。这种记录意识流的做法,很像南传佛教禅修方法中的白骨观和不净观。

所以,难就难在要原原本本的记录,不修改、不措辞、不取舍。要把头脑中想到的、出现的,尽可能多的记录下来。

比如,我的头脑中出现了🔞的内容,人都有羞耻心,记录可能简单,但是忠实地记录就很难。没有人愿意直面自己内心的执着与贪欲,更何况还是要刨根的。

但是,我下定了决心,要试一试。

我不知道等到实验完成后,结果能否分享。但应该至少在 Twitter 上有一条简单的汇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