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内容

写在三十岁的边上

又是一年端阳,不出意外的又增了一岁。我常和朋友、同事开玩笑说「我们这个行业,三十就是高寿,四十就是喜丧」,我已经是高寿了。

十年前,我二十岁的时候,还在奥克兰。那天小张破天荒给我打了一个很长的电话,他当时还在等待电影学院的录取通知。当时我们规划着要一起去哪里哪里玩,要吃些什么,做些什么。结果十年了,我们一直各忙各的,一年到头都难见一面,只能把这个约定一再后延。

那个时候,我也天真的认为以后就会在奥克兰了,读书,工作,等父母退休,接他们过去享受天伦之乐。有句话是,「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当我不得不回国的那天,刚好是我的生日。成全了所有人,唯独没有成全自己。也有不少朋友问过我,后不后悔。我只能淡淡地回答,所有的选择,都是当下最好的。

古人说「三十而立」,我到了而立之年,可却不怎么能立住。这不,前几天还在和父亲商量,能不能再借我一些钱去维持项目的进度。这种花自己的钱去给人家办事,然后还要被各种挑毛病,各种羞辱,最后还要像乞讨一样恳请人家结账的事情,恐怕在全世界所用国家里,只有在中国会发生。如此独一无二,也是遥遥领先了。

一个讲「德先生」、「赛先生」讲了一百年的国家,实际上绝大多数的人还只是想当奴隶主,并不懂得如何把人当人来看。我活到三十岁明白了这个道理,似乎并不算晚。

当然我并不是把自己「三十未立」的责任推卸给外部环境。我当然要为自己的失败承担主要责任。为什么那么不上进,为什么那么佛系,为什么那么无所谓。古人「吾日三省吾身」,我别说三省,半省也没有,难道还不要承担责任吗?只是,我还是要为自己辩解一句。想成为英雄的人有很多,总得有人给英雄鼓掌、献花,对吧?那鼓掌献花的事情我来做。

我曾经对工作也是充满着热情,同事常说我怎么平时懒洋洋的,工作起来就打了鸡血。我也记不得是哪一天了,突然发现,做得再多再好也是没有用的。对于需求侧而言,他需要的、能接受的就是街边的烤冷面,但你非给他满汉全席,他接受无能也消化不了。对于供给侧而言,只存在当前条件下的最优解,而不存在完美,放过自己也是一种成全。

这是年轻人说的「躺平」吗?我好像也没有躺平。

博客和电子报一直在写,专栏也在持续更新。我虽然对赚钱吃饭的工作没有那么上心了,在兴趣爱好上花费的精力可丝毫没少。这就不能算真的躺平了,对吧?

查先生说「他强由他强,清风拂山冈。他横任他横,明月照大江。」三十岁了,既然事业上无法立起来,甚至很失败,那人生方向上还是可以立一立的。比如,争取能活到喜丧?那这十年怎么着也得锻炼锻炼身体,本身底子就差,再不锻炼真就邪乎了。再比如,要想给英雄鼓掌、献花,也得知道谁是英雄,也要有鼓掌和献花的资格。

接下来的十年,就在这两件事情上下功夫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