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内容

走江湖

2013 年的 4 月 20 日,一代禅门宗匠净慧老和尚在湖北黄梅四祖寺安详示寂。

长老在当年的 1 月 29 日,写下了一首《自赞》:

早岁参禅悦,截流识此心;云门蒙授记,赵州作主人。

生活禅风立,修行不择根;把握在当下,电光石火顷。

七旬承道信,八旬侍弘忍;五载当阳道,玉泉度门兴。

宝掌千年寿,虚公百廿春;同参东西祖,道绝去来今。

没有想到,世事无常,三个月后长老飘然而去,留给海内外生活禅人无限哀思。自 2013 年后,谷雨日,这个春季最后一个节气,成为了四众永恒的怀念。

如果您想了解净慧老和尚的一生行持,可以在我的网站上观看纪录片 《生活禅者》


#

2023 年 4 月 20 日,是师公净慧老和尚示寂十周年的纪念。

一个多月前,和进刚菩萨通电话时,我问起了今年纪念法会的安排,进刚菩萨说他暂时还不知道更多消息,只是问我能不能去。我看了一眼正在工作的 C总,他也正在看着我,点了点头。我对进刚菩萨说,一定去。

过了几日,给师父明影禅师发消息打听今年的活动安排,师父很高兴地说,「先来药山,再一起去黄梅。」

很久没有去过黄梅四祖寺了。上一次去还是 2017 年的 5 月,我在四祖寺受菩萨戒。当时在寺院住了一周左右。

那一周的时间里,除了每日上早晚殿,还要学习仪轨,诵经拜忏,过得非常充实。

有一天晚上做了一个梦,梦到了受戒当天的景象。当时并没有多在意。直到受戒当天,所有的一切都与我梦中的景象相应,给了我极大震撼。

时至今日,我还是时不时想到四祖寺再小住几日,可惜俗物繁多,一直不能如愿。

#

禅宗自菩提达摩传入中国,经过了近百年的发展,终于在东土禅宗四祖道信禅师时发扬光大。

隋大业十三年(617)春,住庐山大林寺修禅的四祖道信禅师得知吉州城遭兵围和瘟疫之难,奔赴城中,率军民禁屠念「般若波罗蜜」解兵祸;暮春降雪扑瘟疫之灾,吉州上下聚建雪山寺欲留四祖长驻。鉴于当时赣北与江北的淮南皖西各处仍有骚乱,四祖遂辞谢吉州盛情,南下吉州所辖之泰和县潮山隐居。唐武德二年(619),说法于螺川(庐陵、吉安)诸地。

唐武德三年(620),隋乱渐平,朝纲已定,皖西局势渐安。蕲州道俗得知四祖道信隐居泰和,不远千里迎请。四祖遂携弘忍等返回故里蕲黄,卓锡黄梅破额山双峰之麓,建正觉禅寺(即四祖寺)。此后四祖在此一住三十年,守一不移,直至终老。

三十年中,四祖以坚毅的魄力,殚精竭思,夙兴夜寐,芟荑了破额山地万古榛莽,建成了天下向往的千秋祖庭;并在此开拓了中华禅宗东山法门的始兴初成之路,探索了一系列对西天禅法承前启后、影响深远的改革创新,适应国情民风,吸收大乘及老庄之学,形成了独特的禅法,建树了中国佛教史、中国禅宗史、中国文化史上里程碑式的丰功伟绩。

千年沉浮之后,1994 年 10 月末,当代禅门泰斗本焕长老来到四祖寺,见祖庭冷落萧条,不禁潸然泪下。当即表示「四祖祖庭我修了!」

后在各级党政部门,赵朴老和十方大德的护持下,至 2000 年 9 月底四祖寺终于修葺一新,大气恢弘,美轮美奂。

2003年中秋佳节凌晨,曙光初露,同门师兄弟本老和佛老在法堂门前迎送净慧老和尚登堂升座,继席四祖寺方丈。老和尚在诵偈时说:

古刹中兴百岁翁,功成身退见高风;自愧无德登狮座,宵旰难忘报祖宗。

#

4 月 16 日夜,进刚菩萨,明殊菩萨,C总和我一齐驱车来到药山寺,准备参加第二日的传供法会和文殊殿上梁仪式。

当我下车的时候,C总兴奋地指着漫天繁星说「航航,你看,银河。那里是北斗七星。」

我看着繁星,听着山中的松涛声,诗意来袭,写下一首《时意》:

慈云安念一时间,静听松涛唤鹤仙。竹径通幽藏古意,月华映照夜无边。

17 日一早在药山寺竹林禅院的圆通宝殿举行了简单庄严的传供法会。

#

18 日一早,我们又从药山寺驱车前往黄梅县城。

刚上二广高速,我在快车道以 100 km/h 的最高限速行驶在内侧车道,外侧车道上是一辆辆大型货车。没想到,后面有一辆车一直在朝我闪大灯。

按理说,我已经是最高限速行驶了,但想着可能后车赶时间,就一脚加速并线到外侧车道想要让过后车。

当后车超过我时,才发现是公务用车。我没有听说中国有任何一部法律或行政法规允许公务用车不遵守法律法规。我以最高限速安全驾驶,你一公务用车还用大灯狂闪我。于是脾气上来了,依然以安全驾驶速度追着那辆湖南省常德市的公务用车也在后面用大灯闪他。

湖南省常德市的一辆公务用车在高速上就如此的张狂,可见这个车的司机以及这辆车的使用者在平时是如何的专横跋扈,如何的目无党纪国法。

#

19 日,我们一行参观了五祖寺、老祖寺。这两座寺院都是净慧老和尚在黄梅时修葺中兴的。但是相比于老祖寺,五祖寺的修行氛围并不浓厚,商业氛围却浓厚了许多,这是我非常不喜欢的。

寺院,本应该是清修之地,有个法务流通处就可以了,如果商业化了,一来是与佛教戒律不合,二来也会让不了解佛教、对佛教有误解的人受到更多伤害。

五祖寺里有一座殿堂供奉的是五祖的母亲,这让我感慨良多。中国的传统文化中一直有敬天法祖的观念,孝道是核心,也是中华文明区别于其他文明的一大特色。然而,现在有些年轻的僧侣,对父母不管不顾,到寺院出家。实在是让我很难相信他们出家了,对他们的父母有大功德。

俗事都料理不好,出家后就能料理好佛事吗?对生身父母都可以绝情,能够相信在出家后还能对众生有情吗?

要知道,历来的高僧大德,无一不是要么父母支持出家为僧,要么是安顿好父母后才出家为僧。

#

20 日上午,净慧老和尚的十周年追思法会庄严隆重。

四祖寺的大雄宝殿前,诸山长老云集,十方大德同聚。共诵《金刚经》《阿弥陀经》时,很难不让人有一种神圣的感觉。

尤其是当大众同唱老和尚的赞偈时:

宗门狮子,游戏人间,拈花劫火生活禅。笑掷须弥山,五脉一肩,万德颂庄严。

师祖虚云老和尚一身承接禅宗五宗七家法脉(沩仰、临济、曹洞、云门、法眼),在 1951 年云门寺传戒后,又将五宗七家法脉传给了净慧老和尚。在虚老之后,只有净慧老和尚一人得承。

老和尚 1987 年陪同国际友人前往河北赵州柏林禅寺参拜赵州从谂禅师的舍利塔,看到残败的景象,不觉潸然泪下,随即吟出:

来参真际观音院,何幸国师塔尚存,寂寂禅风千载后,庭前柏子待何人?

一塔孤高老赵州,云孙来礼泪双流,断碑残碣埋荒草,禅河谁复问源头!

从 1988 年老和尚开始复兴赵州柏林禅寺开始,25 年间先后中兴了当阳玉泉寺、当阳度门寺、黄梅老祖寺、四祖寺下院芦花庵、邢台玉泉寺、邢台大开元寺、虚云禅林等近十座寺院。

1991 年,老和尚提出了以「觉悟人生,奉献人生」为宗旨的「生活禅」修行理念,与此同时,还专门针对具有较高学历的青年佛教信众,在大陆率先举办了「生活禅夏令营」,每年一次,从未间断。

那一代的长老们,如老和尚,如本老、佛老、传老、一老、梦老,他们真的是做到了荷担如来家业,续佛慧命。不仅兴修寺院弘法利生,还始终思考着佛教中国化的方向,着实不易。

如今的大气候、大环境,中国佛教需要再次思考如何继续沿着中国化的方向前进。其中有两个重大课题,一个是中国佛教如何与党的指导思想辩证统一,一个是如何通过佛教化的语言讲好新时代的中国故事。

#

20 日下午,跟随着师父明影禅师从黄梅前往九江东林祖庭。曾在药山寺小住,后在东林寺出家的慧滔法师接待了我们。

在东林祖庭,我深切的感受到了众生对于寻求解脱痛苦的迫切。一车车的人前往东林寺念佛、拜佛,祈求着早日离苦得乐。

对于净土宗的念佛法门,我保持尊敬。然而看到有些人以一种本质上是逃避的心态到寺院中一心念佛求解脱,在生活中一心念佛求解脱,我保持质疑。

人活一世,固然有种种痛苦,但并不能因为感觉到了苦,就幻想出一个不苦的极乐世界,然后不去面对现在的苦,去通过念佛、拜佛逃避。这是不对的,不仅违背了佛陀本怀,也与佛教的戒律不合。

或许有人会说《阿弥陀经》里描述了极乐世界,那不是幻想出的。孰不知,**当我们当下一念清净,所身处的就是极乐世界。**如果我们现在都不能做到清净,去了极乐世界该痛苦还是痛苦。

佛教的教义从来不是求未来的,而是在于当下。 不仅因为我们每个人都活在当下,还因为我们只有把当下过好了,才可能前往有未来可言。

#

21 日上午,我们从庐山出发,前往靖安宝峰禅寺。那里是马祖道一曾驻锡的道场。

由于宝峰禅寺正在筹备传戒法会,我第一次见到戒坛的样貌。根据知客师的介绍,此次宝峰禅寺的戒坛搭建是方丈衍真禅师翻阅典籍后与界诠长老商议确定的,力求能够恢复戒坛的殊胜庄严。

午斋后,我们在方丈的客厅与衍真禅师茶话。禅师妙语连珠,由信、解、行等角度入手,从教理、戒律、禅法等方面进行开示,获益良多。

比如,衍真禅师就提到,从一个人的威仪如何,就能看到这个人三学(戒定慧)修行的怎么样,三毒(贪嗔痴)斩却的怎么样

想一想的确是这样的。一个人的威仪无外乎行住坐卧,三学修的好,行住坐卧时的心性、仪态便不会差;贪嗔痴的显露也就不那么明显。比如,我的菩萨戒持得不好,嗔心就重,容易动怒。

#

此次从药山寺到四祖寺,再到东林寺和宝峰禅寺,所行走的基本就是当年药山惟俨禅师参马祖道一时的路线。不同的是,当年惟俨禅师是一步一步用脚走的,而我们是开车。

行程结束后,我和 C总驱车前往武汉,其余的多位菩萨随明影禅师返回药山寺。

老和尚的一位护法弟子在参拜了药山寺惟俨禅师的化城塔后,写下了这段文字:

前日谷雨,师寂十年。风和日丽,佛子弥天。念师日遥,供佛无边。双峰山下,行生活禅。东林慧远,虎啸音传,提婆僧伽,般若台前。光严塔内,舍利相见,无量光佛,净土心苑,菜花遍地,醉石庄园。

昨日归去,各驻一边。宝峰禅寺,衍真法传。道一舍利,马祖路宽,三坛大戒,衣钵荷担。居士行远,法师回山。风雨初起,师道庄严。

今日常德,上巳节缘。药山惟俨,化城塔前,细雨供祖,常住普念。人天大恸,三日风寒。自此一去,江湖路远。师恩深重,各保平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