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内容

Vol.61 几则思考

2023.12.05 第卅五期 #

本期头图由 Dall-E 3 生成,prompt 为 Diagonal Shot, Filmstill of a man in a hooded-cloak, reading a glass-tablet inside a brutalist library, whiteout aesthetic

以下是本期正文,阅读时长约 12 分钟。


一、冲浪者与造浪者 #

以下内容,原文转载自方可成老师的 Newsletter 《新闻实验室》:

前两天,从一期 播客中听到一则有意思的信息。上海的财经媒体人杨天楠透露:“今年观察者网的收入可能是去年或者前两年的一半,或者连一半都不到。”而这背后的原因,显然不是观察者网的内容发生了变化——内容还是那些熟悉的配方、熟悉的味道,但是,“社会的思潮发生了变化”,那些内容“已经不符合这个时代的主旋律”。

杨天楠用这个例子来证明,“是时代选择了创作者,而不是创作者选择了时代。”的确,它再次说明了“历史的进程”比“自我奋斗”可能更重要。

这个例子也说明了,“时代的主旋律”、“社会的思潮”变幻的速度也许比我们想象中更快。或者至少,远没有我们想象中那样稳固。

因为我的研究兴趣之一是意识形态和政治态度,过去几年有不少记者和朋友都喜欢问我:民族主义是不是主流的意识形态?中国是不是很多小粉红?八零后比九零后和零零后更自由主义吗,还是相反?……

在思考这些问题的时候,我总是想起美国政治学者 Philip Converse 在将近 60 年前发表的一篇重要论文:《 The Nature of Belief Systems in Mass Publics(大众信念系统的本质)》。其中的核心论断是: 大众信念系统的本质,就是不成系统。 绝大部分人并不了解、也不属于什么自由派、保守派。他们在有的议题上偏左,有的议题上偏右,有的议题上中庸,而且这些态度并不稳定。所谓的左右之争,更大程度上其实只发生在精英层面——政客有明确的意识形态取向,媒体可以分为自由派和保守派,但大众并不能这样区分。

2017 年出版的 一本学术著作再次发现,Philip Converse 当初的发现依然适用于今日的美国。如果说美国的政治精英之间正在发生系统性的意识形态战争,那么在民众当中发生的,只不过是一些零星的小规模打闹而已。

这些发现放到中国语境下意味着什么?那些“XX主义”的标签应该也只是在精英群体中适用而已。这一方面应该让我们不必那么紧张和忧虑(真正坚定的民族主义者其实没有那么多),另一方面也应该让我们感到更谦卑(所谓自由主义思潮更盛的年代,其实也只是小圈层的现象,真正的“启蒙”其实从未达到,无论是如今人们怀想的 1980 年代,还是 2000 年前后市场化媒体的黄金年代)。

当然,这并不是说精英的意识形态不重要。美国的学者发现,民众还是会从精英那里获取关于意识形态和政治态度的线索。只是我们不能用精英群体内部的左右之争来代表那不断流动、变形、捉摸不定的民意。

观察者网当然也是这个精英群体的一部分,无论是李世默、金仲伟,还是张维为。在对他们而言的好年景里,他们曾经在民意的浪潮上冲浪,但始终,他们难以成为造浪者。

我一直不喜欢什么所谓的「左」「右」之争,一方面是离我太遥远,那属于精英阶层的事情;另一方面我也并不理解在我们国家的语境下关于这个有什么好争的。正如方老师的标题所写的那样,都只是冲浪者而已,难到还真能成为造浪者?不要异想天开了。

绝大多数,都只能「随波逐流」。

二、几则思考 #

分享最近的几条思考。

  • 第一条思考是关于 AI 的。

    • 在一个智力劳动越来越多地被外包给工具的世界里,人类清晰的思维和独特的洞察力将变得更加宝贵。

    • 随着科技的发展,人工智能和其他工具可能会接管许多传统的、基于知识的工作。然而,这并不意味着人类的价值会降低。相反,人类的清晰思维和独特洞察力等都是机器难以复制的特质,而这些也将成为人类最有价值的资产。

    • 因此需要把握住这个趋势,提升思考能力和洞察力,以适应这个正在变化的世界。

  • 第二条思考是关于产品创新的。

    • 我自己在使用产品的过程中如果遇到了不顺心,或者多次和开发者沟通的功能始终没有改进,也会以「我考虑更换其他产品」这样的话术来表达不满。

    • 但仔细想想,这样的发泄,并不是在有效沟通,并且太把自己当回事了。

    • 打磨一款好的产品并不容易,要想让所有的使用者满意则更是难上加难。

    • 做产品的人,思路上要大胆,行动上要克制。因为在思考和创新方面,需要具有开放的思维,能够从不同的角度思考问题,并寻找创新的解决方案。而在执行方面,需要具有克制的态度,能够组织资源,明确计划,高效执行,并以最终产品的质量为标准。

    • 我相信大多数产品的开发者也是这样做的。在设计之初就考虑了如何平衡不同使用者的风格,以及按部就班地迭代、更新,优先解决普遍反馈。

    • 此外,还想到了一直被我批评的 flomo。我依然认为它是一款工程师导向的产品,以开发者的使用习惯来设计。可我换了一种思路来看待,则发现 flomo 提供的最大价值是解决了很多人快速录入的烦恼。而这也恰恰是众多笔记软件一直没有做到或者没有提供更优解决方案的。

    • flomo 的开发和设计,虽说工程师导向,但它也确实做到了思路上大胆,行动上克制。也正是这份大胆与克制,让它成为了一款现象级的产品,成为了在快速录入这个笔记软件的细分领域的佼佼者。

  • 第三条思考是关于消费主义的。

    • 消费主义盛行的年代中,我们总是想要下一个最好的东西,比如最新版的手机,最新潮的衣服。如果做不到,我们退而求其次,也想要比现在所使用的更好的。

    • 消费主义逐步改变了我们,让我们寻求即时的满足,对任何挫折越来越不能忍受。

    • 我们从未被鼓励对所拥有的感到满足,去思考,去告诉自己「这很好,这就足够了。」

  • 第四条思考是关于信息消费的。

    • 信息消费的核心目的并非仅仅在于积累大量的信息,也不仅限于将这些信息转化为知识。相反,其真正的价值在于为我的思考提供更多的触发点和支持。

    • 在信息消费的过程中,我关注的三个方面是:

      1. 能否从信息中提炼出有价值的观点;

      2. 能否通过信息提升自身的思考能力;

      3. 能否通过信息帮助我更深入地理解世界。

    • 这个过程应被视为是一次通过获取的信息去探索和理解个体以及世界的旅程,而不仅仅是对信息的简单消化和吸收。

    • 每个人对同样的信息可能有不同的理解和应用方式,这也是信息消费的主观性和个人化的表现。因此,值得强调的是,信息消费的过程应当以满足个体需求为导向,旨在帮助个体更好地理解自我和世界,而非被动地接受和处理海量的信息。

三、小聚 #

原本已经计划回广州了,结果玉子君发消息说他 29 日到北京,如果我还没走可以约饭。和C总商量了一下决定在北京多住几天。原以为这一次玉子君来北京可以往城里住,没想到他还是去了机场旁边的协议酒店。无奈,和他约的第一顿饭,只能选在望京。

望京的韩国人很多,我一直不明白为什么。不过,韩国人多的好处就是可以吃到比较地道的韩餐。C总做了一些攻略后选在 14 号线东湖渠站附近的爱阁艺,老板是韩国人,味道不错,价格也合适。

吃饭的时候,玉子君说他约了另外两个我们都认识的朋友,刚到北京工作不久,要不要周末聚餐。我很诧异,印象中我们共同的朋友基本都离开北京了,或者像C总和我这样有工作才会回北京。玉子君没理我,估计是觉得我都不怎么关心朋友们的现状吧,只说让我想想去哪里吃。于是,周六大家一起去了 Pseudoyu 在他的 周报中提到过的汤巴适

菌菇乌鸡锅底分量很足,玉子君在美团上买了一份 402 元的四人餐团购,结果我们五个人没有另点其他配菜就都吃得很饱了。强烈推荐。

这些年,朋友们四散在各地,像这样聚餐的机会并不多。大家年年说要找个时间一起到一个城市聚一聚,终究未能如愿。那天我们聊到很晚,聊了很多,饭后还沿着二广路走了很久。

四、夜航船 #

阅读 #

  • 每年年底,欧美的各大媒体都会总结当年的书单。

  • Glyn Ford 所著的《描绘朝鲜》(Picturing the DPRK)一书收集了他在过去四分之一个世纪中近 50 次访问朝鲜的照片。平壤观察网站 38North 分享了其中的一些图片,包含朝鲜人民的休闲、交通、医疗保健甚至选举,在山寨麦当劳用餐或去打保龄球。这些图片向我们揭示了一个既熟悉又陌生的国家。

  • Powerful Forces Are Fracking Our Attention. We Can Fight Back. 主要讨论了当今社会人们注意力不集中的问题以及如何对抗这种情况。作者认为,技术进步和媒体内容的推送不断分散了人们的注意力,对于教育、集体行动和政治参与等方面产生了严重影响。为了解决这个问题,作者提出了关注注意力教育的重要性,并呼吁在教育领域推动这种变革。他们介绍了一些草根实验和活动,以帮助人们重新关注自己和周围的世界,建立共同的关注点。最终,作者认为注意力教育可以培养出一代有意识、有关怀的公民,为解决社会问题做出贡献。

  • Silent Walk,即静默行走。这种行走方式不听播客、不听音乐,只是一个人静静地思考。静默行走已被证明可以改善心理健康,提高创造力和帮助缓解焦虑。在这个时代,人们越来越依赖电子设备,因此静默行走可以帮助我们与自己重新连接,增加精力储备。此外,静默行走也是一种正念的实践,让我们专注于当下的感受和思绪,享受外界的美好。

  • 为什么我们没有自己是婴儿时的记忆?婴儿遗忘症是对非常早期记忆的缺乏回忆,尽管作为幼儿时保留了信息。婴幼儿通常在 2 至 4 岁之间缺乏「情景记忆」,这些记忆存储在大脑表面或皮质的几个部分,而海马体将所有分散的片段连接在一起。有两种理论建议,要么大脑不以我们认为的记忆的复杂神经模式将信息捆绑在一起,要么我们在孩提时期储存了这些记忆,但在成年后却难以回忆起来。最近的一项研究发现,通过用光刺激与特定记忆相关的神经通路,可以在成年小鼠中恢复「遗忘」的童年记忆。

  • 当面临信息过载时,仅仅依靠批判性思维是不够的。为了应对这个问题,我们需要学会「批判性忽视」,即选择性忽视一些信息。批判性忽视包括自我引导、横向阅读和拒绝与恶意用户争论。自我引导是通过设计信息环境来控制自己的注意力,横向阅读是通过在浏览器中搜索关于信息来源的相关信息来评估其可信度,而拒绝与恶意用户争论则是避免给予他们关注和回应。这些策略对于每个人来说都是可行的,并且应该在教育中得到推广。在数字世界中,批判性忽视是一种重要的技能,它能够帮助我们管理信息并保护我们的注意力。

  • 「知识错觉」对人们自信心会产生哪些影响?人们往往高估自己对事物的了解程度,导致在面对真正的问题时出现困惑和无知。研究表明,这种错觉可能源于我们对事物的表面理解和观察,以及过度依赖互联网等工具的知识。文章提出了一些方法来避免这种错误思维,包括通过测试自己的知识、寻求专家的意见以及意识到自己的不足和局限性。通过培养谦逊的态度,我们可以更明智地思考和做出决策。

  • 刷社交网络,阅读文章以及读书的区别是什么?

  • 静态博客半年记

视频 #

  • Charlie’s Reading Practice™ ( YouTube

音乐 #

五、生活在别处 #

  • 去年阳康后就发现视力下降了很多,七月份就做完了散瞳验光,可直到上周才去潘家园配了新眼镜。

    • 推荐有配镜需求的朋友到北京潘家园眼镜城四楼的周成洁眼镜。C总和我各配了一副蔡司泽锐 1.6 单光镜片的,比我们之前在其他全国知名连锁店要便宜了太多太多。
  • 不知不觉中,ChatGPT 已经问世 1 年了,由它开启的 AI 时代也已经开始改变着这个世界。然而,AI 发展的太快了,尤其是前不久 GPTs 发布后。目前,Poe 和 Raycast AI 在功能上已经完全满足了我的日常需求。不想再追关于 AI 的消息了,追不上且噪音太多。

  • 我再度把 File Gallery 下线了。现在沉浸式翻译上线了分享功能,我可以直接分享翻译后的页面。只是,因为分享功能自动屏蔽了大陆的 IP,所以如果页面打不开,请使用代理工具。

    • 之前是为了能让读者在不使用代理工具的情况下也能阅读到分享的文章,而且我分享的文章也都是经过筛选并不敏感的。可是……既然如此,那就算了吧。

    • 我阅读后认为值得分享的文章会通过 Pinboard 自动同步到 Telegram Channel

  • 本期电子报使用 Heptabase 写作完成。这是一个专注于帮助使用者更好地学习、思考、研究和规划,以对摄取的信息、知识建立深度理解的可视化知识管理工具。


END

如果您觉得本期的内容还不错,欢迎您的 订阅

您还可以在 Telegram 的 频道找到我

顺颂时绥